FANDOM


傳送門2 編輯

《傳送門2》(Portal 2)是前作《傳送門》的續集。

在2010年3月1日,《傳送門》自09年6月首次更新,釋出新的成就 - Transmission Received,在00—19號地圖(包括類似舊工廠的地方)中放置了一共26個Radio,每個Radio上都有一盞小紅燈。要解開成就,就需要把它放置到特定位置,紅燈就會變成綠燈,發出干擾了的聲音。這令玩家推斷出Portal 將有重大更新。

在2010年3月5日,Valve官方發佈消息,正式宣佈Portal 2將會推出。但後來卻公佈因為開發出現困難,推遲到2011年才發售。

在2010年6月15日的E3 2010 遊戲展會上,Valve 創辦者 Gabe Newell 宣佈Portal 2會於PS3平台上運作,並發佈遊戲視頻。

2010年8月18日,Gamescom遊戲展中,遊戲網站cvg報導Valve確認於2011年2月9日發佈 Portal 2,並發佈新的遊戲視頻。

2010年11月18日,Valve宣佈將會延遲至2011年4月19日發佈 Portal 2。


劇情設定 編輯

Portal 2的故事是在前作之後。正確的時間點從來沒有被官方承認過;追溯到正式公佈傳送門2後的前作最後的更新片段之中,雪兒(Chell)的身體無意識地被一個看不見的「派對護送機器人」拖離工廠後,被其以冷凍倉技術,保存在一個冬眠裝置之中,遊戲中有對白透露過「99999 days」(約273年)。

遊戲將再次在全都沒有人、令人深不可測的光圈科技實驗室內進行,然而由於前作中GLaDOS引發的爆炸,還有時間的影響,舊作中的多個實驗室和GLaDOS原本的主機位置都變的非常破舊而且毀壞,大部分的機械和設施也都逃不過時間的影響而變的破舊,而且舊實驗室到處都長滿了野草。但GLaDOS的數字計算核心並沒有被光圈科學焚化爐銷毀,並且數字計算核心替GLaDOS修復自身於爆炸時所造成的損壞。

玩家將要和許多的人格核心一起互動(這主要出現在前作最後漆黑的房內躺在架子上的機械),這些人格核心已經在這數百年之間設法重建整個機構。它們利用光圈科技的自動化系統以創造有他們的範圍內的縮影的設施。人格核心本身不能移動,而是要通過架空軌道系統活動。


單人模式 編輯

在2代中主角雪兒(Chell)一開始發現自己在一個像是旅館房間內的地方醒來。在一道機械音廣播(Announcer)的導引下,主角進行了一連串的認知測驗(基本的移動操作教學),並且再一次陷入沉睡。當她再次醒來時,卻已是多年後的事情((年數尚未被確認)。這時一名稱自己為惠特利(Wheatley,由Stephen Merchant配音)的人格核心,聲稱要帶領主角從光圈科技的實驗室中逃出,並開始將整個旅館房間(事實上是一個冬眠裝置)在這存放有數百個艙體的倉庫中移動著。

移動的過程中,惠特利開始擔心整個設施的荒廢、並試圖修復這一切,但由於失敗而決定逃出這個即將徹底毀滅的設施;他引導雪兒回到破舊的1代實驗室並拿到傳送槍,穿過數個實驗室之後,回到一代中GLaDOS(由Ellen MacLain配音)的殘骸處。然而在主角與惠特利試著開啟逃生艙時,也意外的重新啟動了GLaDOS的系統。GLaDOS並未原諒雪兒多年前在一代中曾「謀殺」她的往事,先以機械爪把惠特利差點壓碎,還把雪兒再次帶進無止盡的實驗中,並且旋即開始重建整個荒廢的光圈科技設施:「我想只有在科學這件事情,我倆才能將彼此間的歧見暫時擱在一邊,妳這個怪物。」 thumb|356px|right 經過數個實驗室之後,在惠特利的幫助下,雪兒再一次逃出實驗室並且來到後方的維修通道區。在這裡,他們將製造機槍塔的工廠的品質驗定系統、以及輸送麻痺性神經毒氣的管道和發電機組都破壞掉,並且把機槍塔品質檢驗系統的樣品換成有缺陷的樣品。後來由於破壞神經毒氣管道時誤被吸入多樣通風管中,結果被 GLaDOS所設下的陷阱送到GLaDOS的主機位置再次與GLaDOS面對面,雪兒因此得以有機會以僵局同仁的身份按下交換核心的按鈕,把GLaDOS 的頭從其身體上扯下以後將惠特利本身裝上主機上。然而惠特利因沉醉在控制慾中發狂背叛了雪兒,並且將GLaDOS的人格核心轉移到僅有少量電力供應的一顆馬鈴薯電池上(PotatOS)。由於被PotatOS大鬧為白痴而被激怒,惠特利在憤怒下以抓著PotatOS的機械爪擊打逃生艙,結果導致逃生艙的地板損毀並落下。雪兒與僅剩人格核心的GLaDOS一起落到了光圈科技的最底層。

下落的途中,GLaDOS奚落雪兒將惠特利取代掉她的事情,並且表示惠特利是設計用來妨礙她推動一切進步的智慧抑制核心(Intelligence Dampening Core):「一群當代最菁英的頭腦為了一個目的所作出來史上最笨的白痴設施」,但是惠特利事實上就是設計用來抑制GLaDOS思考並且阻止GLaDOS 做出太高階的決定,比如說:把光圈科技的所有員工殺掉,也因此惠特利本身的思考能力有一定的缺陷。

在掉落地底4千4百多米後,PotatOS(GLaDOS)被一隻鳥叼走,而雪兒則必須在光圈科技的執行長:卡夫強森(Cave Johnson,由J. K. Simons配音)的錄音帶指引下,試著爬回到上層區域。在一路穿越這些光圈科技早期實驗室設施(光圈科技於1950年代開始運作,實驗室則是1970年代設置的)的過程中,雪兒發現隨著設施的建造與觀察實驗的進行,強森開始變得虛弱而瘋狂,主要是因為強森在製造轉換凝膠時誤觸原料(月球土塵)產生嚴重的疾病,導致大腦損傷。(由於黑色高地和光圈科技都同時是政府機構採購的供應商,黑色高地在後期取得政府的標案,因此導致光圈科技經費短缺。)最後他在臨死前將他的秘書卡洛琳(Caroline,由Ellen MacLain配音)作為人格參考,強行把她的人格轉換至電腦上的科學實驗品,並由她來負責之後設施的維運。雪兒與PotatOS(GLaDOS)終於再次會合,並且決定要在發瘋的惠特利的無能導致整個地方都因反應爐熔化炸掉之前阻止他。

當雪兒與GLaDOS回到上層實驗室設施時,惠特利因為硬體預設程序的關係,強迫他們進入另外一連串實驗室的測試之中。期間,惠特利不斷接到了反應爐開始損壞的警告,但是這時惠特利卻選擇忽略這個警告而不是處理它。中逢惠特利發現了「合作試驗計劃」和機器人實驗對象以後,在最後的「驚喜」中因陷阱而被彈出實驗室外的雪兒與GLaDOS更不斷被惠特利所控制的尖刺式粉碎器、仍然正常的機槍塔以及多個死亡陷阱追擊。

在最後的對決中,惠特利使用了四個部份計劃:把雪兒困到無法設置傳送門的房間、排放神經毒氣,5 分鐘後雪兒就會死亡、配備防彈罩和使用炸彈將雪兒炸死。而雪兒則先利用惠特利的炸彈炸破轉換凝膠的傳送管讓轉換凝膠灑滿整個房間,再利用傳送門把其發射的炸彈投回炸暈他的方法,將三個有缺陷的人格核心安裝上去,讓GLaDOS有機會迫使系統將惠特利與她的核心交換,以便重新掌控實驗設施。然而惠特利安排了第五個部份計劃的陷阱,以炸彈將交換核心的按鈕炸毀、亦將雪兒炸傷、連設施的反應爐也都在熔化最後階段下導致屋頂炸垮了;千鈞一髮之際,雪兒將傳送門開在天空中的月球表面上(月球岩石是一種適合開啟傳送門的物質,轉換凝膠亦是以月球岩石製造),在巨大氣壓以下把惠特利一起吸往外太空。最後,GLaDOS利用機械爪把雪兒拉了回來,但是將惠特利流放太空之中。

過了一陣子雪兒醒來後,GLaDOS向雪兒解釋她從卡洛琳的人格資料之中,學到了人性的珍貴,不過馬上就又把這部份的人格資料刪除掉、回到過去充滿敵意的狀態。但是最終GLaDOS同意讓雪兒離開,理由是實驗證明要殺死主角實在太難了,簡單一點的排除方式就是乾脆讓她直接離開這裡,以後的實驗都由兩名機器人Atlas和P-body接替。

遊戲的最後,雪兒終於搭上前往地表的逃生艙,一路上還有機槍塔的大合奏送行,並且演奏了一曲西班牙/義大利文的歌曲,歌詞是在說明雪兒的身分實際上是GLaDOS(卡洛琳)的女兒。最後雪兒從一處破舊的穀倉(也就是光圈科技的「後門」)中走出,眼前是一大片的麥田;而在一代中最後被燒得完全焦黑的重量同伴方塊,也在實驗室大門轟然關上之前被扔了出來。在工作人員名單中,GLaDOS再次利用唱歌的方式作出報告(Want You Gone),歌中提及讓她直接離開這裡原因。在遊戲尾聲的後記中,玩家可以看到惠特利和一個軌道圍繞著它的太空核心(Space Core,雪兒為主機安裝已損壞核心中的其中一個)一起漫無目的地在太空中飄盪、留下來反省自己的過失。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